松本埃里昂

Camara /DC comics/ST Sina:@Flyn_Fawn40fleurs

【翻译】

第一次译法诗,不足之处敬请指正。

山谷中的沉睡者 (法)兰波
在河流歌唱之地
绿茵中有一片空白,
芳草枉然
勾破褴褛衣衫
黄金般璀璨;
艳阳升起
于傲然挺立的群山闪烁:
一个小小的山谷蒸腾在光辉中。

年轻的士兵
嘴唇张开
头上无帽遮蔽,
而他的脖颈被
沐浴在蓝色花海,
深眠;
他躺在绿茵中
没有云霞遮盖
阳光如雨
倾洒过他苍白的卧榻。

菖蒲花的双足下
他静卧沉睡。
宛如病中的孩子般
微笑
片刻地小憩。
自然万灵
怀抱他热烈地摇晃:
此刻正 天转凉。

花香再也无法使他
颤抖地翕动鼻翼;
他沉眠在艳阳里
手匍匐在他的胸口上
如此沉静。
两个红色的小孔
穿过他的身体左侧。

















如果我是上帝
我不会用亚当的肋骨
创造夏娃。
我会加入
鹿的矫健
豹猫的敏锐
泥土的柔软
河流的激情
花叶的艳丽
四季的多愁善感
最后加入一点
理性、强大,
再让智慧把泥胎吹拂。 ​​​

盖文性转。女流氓格温。
图片里有:Gwen,Gwen男友的led灯,男友毛衣。

“醒来的时候,我的身体充满了活力,疲乏感完完全全的扫除了,脑子也没有感受到以往的钝痛——现在天气转凉,街上低温潮湿的空气刺激着我的大脑,让我感到如此清醒。”
于是我知道,是时候了。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壮冷静,有足够的勇气把我脑中的那个身影清除出去。
我宽恕她了,我决定不再折磨我自己了。现在角色切换,我变成了猎物,她变成了猎手。我知道她有多痛恨狡猾的沙漠狐了,也知道我有多难应付。
在扁平流动的金色沙海里,我们隔着沙丘追逐,相互试探着。故意留下足迹、诱饵,又消失在茫茫的荆棘丛中。
直到我看着她亲自让一颗子弹贯穿了我的腹部,鲜血像树的枝干一样蔓延开来,弄脏她瘦弱冰凉的手指,开出一朵忘我的、自大的花朵。在她将我的毛皮剥下,剖开胸腔,取出那颗心脏的时候,我知道我无法辩驳了——
我曾经热烈地深爱着她。
走在大街上的时候,孩子身着橙黑相间的万圣节服装向我讨要糖果。我把我手里的糖果递给他,但是并不让他看见我的眼睛。
因为我知道那里藏着羞愧。
我故意地试探过她,抛弃过她。
这对于猎物来说,是一种折磨。我甚至都没有好好尊重我的对手。
我现在是一只沙漠狐,可是我没游走走在撒哈拉的沙漠里,我在城市里踏着落叶漫游,任由冰冷的寒潮将我吞没封冻。
我决定把自己解放了,也把她解放了。
那张狐皮该卖掉了。

亚伯的羔羊

按约定,亚伯把那只有两头的小母羊牵到了路易十四桥底下,我则带好了接血的黑色塑料袋和雕饰有花纹的核桃木短刀。
塞纳河畔的桥底又脏又臭,还有一堆白色的鸽子屎覆盖在路基上面。昏暗中,那些个白色的模糊小点看起来像一只又一只的羊羔——身体圆而毛绒,随着地上粪液溅开的点数不同,而长出一个头、两个头、三个头。我就这么一路数着,在隐隐的河水流动声中前进,依稀能听到小羊羔的叫声了,咩咩的颤音低低地在桥下轻响。
但是,无论我怎么用耳朵仔细分辨,却只能听到一个头的叫声。
难道亚伯在骗我吗?我满怀疑心,有些愤怒地加快步伐,终于来到了路易十四桥下。紫色的夜幕下,昏黄灯光投射到地面的鸽子粪上。亚伯穿着墨绿色的羽绒外套已站在原地,手里牵着一段缰绳,另一头松散地套着双头的羊羔。随着视角的逐渐拉近,我这才看到羊羔的两个头一个神情欢快,另一个则闭口缄默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只能听到一个头的叫声。
“你的羊羔们准备好了吗?”
我一边询问一边从大衣的内侧掏出裹好的塑料袋和刀子,仔细地撕去上面的封条,把有些弯曲的刀刃举到路灯下检察。羊羔继续在一侧咩咩叫着。如果只听声音,是难以猜出它的魔鬼模样的。它,或者说它们,咩咩在晚风中叫唤着,好像在隔空呼唤不存在的母亲,显得又有那么一些充满柔情。
亚伯没有开口,继续倚靠在原地,余光可以瞟见他的拳头稍微握紧了一点。
我没有理会他,拿着坚实的硬质塑料袋走过去半跪在羊羔面前,绕过它们的脖颈,系了一个活结。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观看这个怪物:闭嘴的那个头,眼睛是温顺的黑色;叫唤的那个头(当然,现在也不叫了),眼睛则是奇异的红色,仿佛包裹着一层血膜,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,包括我在内,目光无畏而又带有某种邪恶。
我退向了一边,重新绕到亚伯面前,顺便递给他一根香烟。
“你的孩子们准备好了吗?”
亚伯接过了香烟,没有犹豫。
亚伯张开了风干的嘴唇,他犹豫了。
“我放弃了,约书亚。留着它们吧,让它们活着吧。”

码个脑洞

他给我们展示他脊椎上的编号——
兰波型号的机器人,编号都是摘自《彩画集》的诗句。制造公司为了让产品更具吸引力,甚至将每台机型的使用年限设置成了诗人们停止写诗的年龄。济慈型号是26年,波德莱尔型号是46年,而兰波型号则是三十年。
通过他双肘撑起上褪的黑色仿呢绒质的全息材料衣襟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兰波的诗句正以优美的花体舒展开在他的脊背上,泛出银色的金属光芒,顺着每一个人造的脊椎凹陷纹路攀爬,与周围的皮肤肌体形成鲜明的对比。他是个十足的幸运儿,纹到了“纵使黑夜孤寂,白昼如焚”的那一句,要知道大家都希望能购买到纹着名句的机体。配合着机体棱角分明的少年长相,蜷曲的金色绒发,还有眼角仿真毛细血管泛起的红光,仿佛真的那个翩翩的不羁诗人再一次重生在人们面前。(尽管根据次代世纪学派的考古学家们来看,机型与兰波本人的黑白照片没有什么共通之处,人们还是欣喜若狂地接受。)他的那一具已经关节泛黄,手指上则被磨掉了一层漆,不过,我们仍能够感受到制造公司设计的精妙。
“这是你被制造后的第几年了?”
“先生们,我今年正好三十岁。”